麟司曜

【雷卡】从动画里默默抠粮(第二季)

第七集
9:24太子爆出卡卡的分数和位置,帕洛斯看完之后迅速抬头看向雷总(里面的意思我还用说嘛╮( ̄▽ ̄)╭)
9:32雷总连a都不平了,直接法术伤害,我觉得可能有点想要让卡卡看到并让卡卡赶到自己身边的意图吧,毕竟接下来佩利就是看到雷总的雷电找到的帕洛斯。
11:55佩利:‘真羡慕那些去找卡米尔麻烦的人,老大对他们绝对不会留手的’我还能说啥,佩利都知道了。(快把结婚证交出来)
第八集
6:47埃米看到佩利帕洛斯喊了一声雷狮海盗团,卡卡稍微回头看了一眼(反正我的理解就是卡卡想看到雷总然后没看到)然后一脸冷漠。当然也有可能是看到只有佩利帕洛斯知道他俩过来没雷总肯定没好事(我不听我不听)
6:58佩利一堆话,完了卡卡就回了一句‘佩利帕洛斯,雷狮大哥呢’卡卡心里只有雷总,不接受反驳。
7:36众所周知的卡卡名句‘嗯有道理,但是我拒绝。除非是雷狮大哥需要否则我没兴趣把自己放到危险的位置上’
10:12安迷修扫了两眼对面,最后停在卡卡那‘怎么,雷狮不在么’看看,对安迷修来说,有卡卡的地方就有雷总,看看死对头都知道,雷总你自己说有多明显。
11:42当全世界都因他的出现而沉默的时候,只有卡卡跑上前去说了一句‘大哥,你来了’然后雷总把雷神之锤换到左手护卡。原地爆炸。
12:33雷总自报分数,请注意右下角的卡卡的小眼神。
13:31安迷修让雷总看好自己手下,屏幕不包括卡卡。嗯卡卡算媳妇
后面还有,但是我要去赶作业了╮( ̄▽ ̄)╭

最近吃的雷卡糖很多啊,特别是官方发的。然后就没忍住,重新看了这几集。就想起来好像有几个地方挺有争议的╮( ̄▽ ̄)╭以下想法肯定是有雷卡cp滤镜在里面的,所以就打了雷卡tag,如果不合适可以告诉我哟
像是说图456,那个地方卡卡喊大哥,我记的之前看弹幕好像有人说可能是卡卡心软什么的才喊了大哥,然后其实我觉得是想让雷总发现金在那里拉罗德烈的身体部件吧╮( ̄▽ ̄)╭
然后就是伏地魔狙击卡卡那里,其实我觉得卡卡是真的没发现。我觉得吧,是因为紫堂幻说关于雷总性命,然后卡卡就在想之前到底有什么事危及到雷总性命但是被他给遗漏了吧所以就没注意子弹(看看雷总跨的那一大步的速度,雷总你就是一直看着卡卡对吧,全世界都没发现就雷总你发现了你就承认吧╮( ̄▽ ̄)╭)
然后就是卡卡踩爆伏地魔那里,看着一遍感觉好像有新想法诶。就比如说,卡卡看到伏地魔求饶的样子感觉是想到童年吧,就像是卡卡被欺负然后雷总肯定是会去帮卡卡,那么欺负卡卡的人就会对着雷总求饶吧,那么转回来伏地魔在这求饶其实是可以连到一起的吧,这样的话就能推出来‘实力至上’这么一个理论吧,因为有绝对的实力,所以雷总有这个自信敢舍弃一切和卡卡来组建雷狮海盗团在宇宙里漂泊。
嗯以上,纯属个人想法╮( ̄▽ ̄)╭

啥都不想说,米尤大法好。还有米哥我对不起你

哈哈哈哈,滤镜都救不回来的蝴蝶结
米哥对不起哈哈哈哈,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哈哈哈。
先说好是自动笔先动的手哈哈哈哈。
咳,我真不是故意的。

请为卡卡投上一票!!!

那什么,拉低中奖率

默伶:

闻听我#凹凸世界# 小儿子#卡米尔# 今天萌战海选!
虽然好像有点晚但是现在来拉个票!国漫男生组B组!


然后转发扩散还抽我人设的卡卡ver吧唧!多转多抽!【抽中需要投票凭证
请Pick卡卡!卡卡超可爱!请听听我这个可怜的老父亲的呼声!

第一次手绘,bug多的一批,感觉手指要断掉。就当庆祝考试结束正式放假!

私心驱使我加个雷卡tag,雷总的头发难度太高,恕我画不出来难受。。

雷卡童年

原著雷卡童年向
严重ooc(建议可提,不喜勿喷)
嗯就这些了,大概

从那场宴会过后雷狮就再也没有见过卡米尔了,而他每天都有大量功课需要完成压根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其他多余的事。
  这天,雷狮被自己的父皇叫去了他的书房。
  “这次去紫堂家参加紫堂家家主嫡子紫堂幻的召唤典礼,怎么样?听说闹出了挺大动静”
  “嗯,他没有召唤出他的召唤兽。整场典礼倒是变得十分有趣,倒是俗套的天才变废柴的戏码。”
  “那么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做?”
  “…………”
  “第一,我不会让自己陷入那样的窘境中。第二,我是雷狮,也只是雷狮,不会是任何其他人。”雷狮笑着,即使年少,但浑身上下的气势已经不输于他的父亲。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儿臣就告退了。”雷狮起身,行了个礼便离开了。对于身后的父亲,雷王星的王是怎么想的他没有一点兴趣想要知道,还不如去把今天的功课给搞定。
  因为是突然被叫到书房的,所以雷狮并没有带奴仆,倒是显得格外的轻松。正经过花园时,雷狮被一阵嘈杂声所吸引。好吧,他到不会很感兴趣,只是一群人堵在他要走的这条路上而已。虽然可以绕过去,但是他并不想。
  又是那些无聊的戏码,他深知在雷王星皇宫富丽堂皇的表面下,这里的人内心有多么阴暗。而他也不例外。今天被叫去书房,他明白自己父亲的用意,这次他们兄弟都去了紫堂家观赏那场闹剧,而那些问题或许是有关于以后的大权会花落谁家的一个伏笔。他当时应该回答处理方式,但是他不想,所以他才会那么回答。
  “你们挡到我了”雷狮的声音有些沙哑,毕竟到了变声期,但话中的不耐烦倒是能让人清楚的感受到。
  “额,参见三皇子殿下。”“参见三皇子殿下”……
  “还要我说一遍么,你们挡到我了”雷狮皱了皱眉说到。
  “是是,我们马上离开”说着,便一个个跑开了。
  撇了撇嘴,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雷狮转头看向了刚刚被被围在中间的人。
  卡米尔看到所有人都走了,便从地上爬了起来,扫了扫衣服。便准备离开,以免挡到了这位三皇子殿下的路。
  “站住,我有允许你走么”雷狮挑了挑眉,看着面前这个迫不及待想要转身就走的家伙。
  卡米尔刚走了两步,听到这话,叹了口气。只好停了下来。
  “转身,抬头”雷狮有些不耐烦,面前的家伙是榆木脑袋么,一点自觉也没有。
  卡米尔皱了皱眉,并不想照做,但是想到雷狮在皇宫中的地位,为了避免以后被找麻烦,即使面前的家伙可能现在就要找他麻烦。卡米尔深吸了一口气,才转过身与雷狮对视。
  这次倒是变成雷狮愣住了,当然没让卡米尔看出来。他是叫卡米尔抬头但是并没有要卡米尔与他对视,面前的小家伙倒是敢,毕竟鲜少人敢与他对视。
  不过,在看到卡米尔那湛蓝的眼眸后,埋藏在记忆深处的那次宴会厅的对视,倒是让雷狮想了起来。
  “你就是那个私生子?”雷狮勾起一摸恶意的笑,仿佛是故意去戳卡米尔的伤口一般。
  “是”卡米尔的内心没有任何波澜,毕竟他已经习惯别人这么叫他了不过雷狮倒是第一个这么来问他这个问题的人。
  “刚刚怎么不反抗?”雷狮就那么问着,想让卡米尔满足他的好奇心。
  “没用”然鹅回答他的只有两个字。
  雷狮当然知道在那群人的手下,反抗当然没用,要是反抗了可能会被打的更惨。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就像大海一样。
  卡米尔愣了愣,雷狮的思维转跳过于的快了,他有点跟不上。而且……真的没有人这么说过。平静的宛若深海一般眼眸终于有了波澜。
  “没有”
  “呵,真是一群不懂得欣赏的家伙”雷狮就这么笑着,仿佛得到了一件让他觉得有趣的玩具。
  “我好像还没问你的名字”
  “是”
“……”那句话的意思难道不是应该自报姓名么???
  卡米尔这次倒是看懂了雷狮所想,明白雷狮是要他报上名字,只是知道他是私生子却不知道他的名字,倒真是……嘛,不过也是,毕竟是三皇子,也算得上是日理万机了。
  “卡米尔。所以三皇子殿下,我可以走了么。”卡米尔终于说出了他今天最长的一句话。面前的家伙不同于其他人,没有任何的
  “可以”雷狮似乎终于放过面前的人了。
  听到雷狮放行,卡米尔离开转身就走。
卡米尔感觉自己现在走路的速度都快赶上跑了,拐弯的时候无意扫了眼后面,居然发现雷狮不紧不慢的跟着。
  卡米尔感觉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好,这算是被盯上了么?让雷狮不跟着显然不靠谱,那就只能甩掉他了,但是这一代的植物都偏低,只有到阁楼那边才会有比较高的树木,现在只能祈祷那边的树木能够让自己甩掉这位不知道想做什么的三皇子殿下了。
  雷狮就这么慢吞吞的跟着卡米尔,看着前面想跑又不敢跑,走路的速度都快赶上跑然后把自己甩掉的小家伙,难得的想笑。
  (就是仗着腿长欺负卡米尔)
  好吧,最终卡米尔还是没有甩掉雷狮。
  卡米尔打开阁楼的大门,随后立刻转身就这么盯着跟上来的雷狮。
  “怎么,不让我进去坐坐,嗯?”雷狮当然明白,面前的小家伙并不想让自己进去,但是……越不想让他进去,他就偏偏想要进去啊。
  两人就这么互盯着,最终卡米尔还是无奈败下阵来,给雷狮让了路让雷狮进入小阁楼。
  “不错啊,这么好的地方就让你一个占着。”雷狮挑了挑眉。这的书格外多呢
  “你喜欢看书?”雷狮转过身看着还站着门口的卡米尔。
  “嗯”卡米尔愣了愣,不过还是迅速反应过来回答了雷狮。
  雷狮就这么扫视着这栋明明有两层却感觉十分小的楼阁,一楼大多是书,还有些其它虽然多但是倒也不显得凌乱,看得出来这儿的主人对这儿的用心。雷狮眼见得瞧见某个角落里有个柜子,作为一个行动派,雷狮当即走过去准备打开这个柜子。
  卡米尔瞧见雷狮走向他放东西的柜子,有些慌神,立刻跑过去挡在了雷狮面前。
  “怎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雷狮挑了挑眉,看着眼前挡在柜子前的卡米尔。
  “没有”卡米尔盯着雷狮脚旁的书堆,说话有些闷声闷气。
  “那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雷狮就这么插着腰看着面前的卡米尔。
  “……”卡米尔不说话了,这次他不想解释什么。一种尴尬的气氛就这么从两人中间蔓延开来。
  雷狮再次挑了挑眉,也不勉强卡米尔。转身便看向旁边的书。
  “都看得懂?”雷狮随手抽出一本,就这么翻着。随口问了一句
  看着雷狮打消对柜子的想法,卡米尔松了口气。
  “有些看不懂”卡米尔继续站在柜子前,倒是没像刚开始护的那么紧。
  “你最近……嗯……你最喜欢看哪些书?”雷狮继续翻书ing。
  卡米尔看雷狮似乎真的打消了对柜子的念头,又谨慎的看了一眼雷狮,才走到书柜面前蹲下,取了几本书递给雷狮。
  雷狮放下一开始在看的书,接过卡米尔递过来的书,又翻了起来。
  卡米尔见雷狮又看了起来,叹了口气。坐到一旁随手拿起一本书开始看。
  雷狮在翻书的时候,就这么扫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卡米尔,倒是有些若有所思。
  机械,甜点,倒是不谈。这本么,倒是有趣……自由……面前的小家伙的视野倒是广。不过还是和自己一样被囚禁在这皇宫里。
  等等,为什么自己会把他跟自己放在一起对比。雷狮愣住了,第一次有些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
  又扫了一眼已经沉浸在书中的卡米尔,雷狮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倒是有些晚了,再晚一点回去,那群家伙又要鸡飞狗跳的找人了。
  取出那本让自己想那么多的书,“我走了,你这边书借我,我晚点还你”说着,雷狮便离开了。
  卡米尔有些愣,他刚刚已经遗忘了旁边的三皇子殿下,沉浸在书里了。也就是说他刚刚对雷狮放下防备了……这不可能……卡米尔皱了皱眉,对自己就这么在这么危险的一号人物面前就这么放下防备十分不满。
  不过看着那几本书,卡米尔立即知道被雷狮拿走的是那边。再也没有心思看书,卡米尔爬到二楼,躺着自己不算软还显得有些硬的床上。不过……为什么是那本呢……
  就这么想着,卡米尔就这么睡了过去……

雷卡童年

严重ooc预警

忘记要说什么了。
小学生文笔,不开玩笑。
(就是我写的)
不喜勿喷,

某日
雷王星的皇家书院
   一切都是那美好,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但是在这片光明的背后却是无尽的黑暗。
  “看呐,这就是那个私生子”
  “真的假的,好恶心。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不应该去贫民窟么”
  “呵呵,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皇族的私生子,哪里会让他去贫民窟。”
  “那也不应该在皇宫啊,你看他的眼睛。我们都是紫色的就他是蓝色的,跟怪胎一样。”
  “私生子嘛,本来就没有我们高贵的血统,又怎么配拥有我们紫色的眼瞳呢,是吧”
  …………
  缩在墙角的孩子正是被谩骂的对象,却仿佛没听见一般,一点反应都没有。
  『已经习惯了不是么,今天也只是口头上说说,平时都已经用拳头招呼了。』
  卡米尔就这么缩在那里,他没有这个能力去反驳,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说的都是事实,更是因为他一反驳,返回来的是更加尖锐刺耳的言论,或者是被那些拥有高贵血统的家伙所传唤的奴仆给打一顿,变成所有人的笑料。这是他第一次反驳而留下的深刻教训。
  等到他们终于离开之后,卡米尔才站了起来。准备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去。
  平时他都不会离开自己的小阁楼,但总是有要离开的时候,就比如今天他被叫来打扫书院一样。刚打算完准备回去,就碰上了这群人。在远处的杂役们看着卡米尔离开的背影,有嘲讽,有冷眼,有可怜各不相同,但相同的是没有一个人去帮助过卡米尔。即使卡米尔被打的伤痕累累。
  卡米尔一直走到皇宫的最深处,这里没有欢声,没有笑语,只有无尽的寂静。而他住的地方也只是一个小阁楼,这是皇宫中几乎不会被阳光照射到的地方,只有到了夏季太阳才会照进阁楼内。
  正是因为如此,阁楼显得有些阴暗潮湿。但那又怎样,只要有个地方住就可以了。这就是卡米尔所认为的。毕竟这比从前与母亲住在贫民窟里好的多。况且这里还有那么多书,母亲教的知识和通用语刚好够他阅览这里的大量书籍了。
     日子就在看书和被叫去做杂工中一点点度过,直到那个人回到了皇宫。
  这是卡米尔第一次见到他,那个身份地位都是如此尊贵的人,雷王星三皇子雷狮。
  正是因为他的回归,卡米尔再一次被叫出来帮忙,原因是人手不够。等到终于算是打扫完以后,卡米尔正准备回去,却不想正赶上雷狮到达皇宫。回去是不可能了,卡米尔只好与杂工们一起躲到偏殿。
  到底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卡米尔好奇的探出了头,也想看看这个所谓的雷王星三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不得不说,卡米尔被惊艳到了。身高肯定是不如旁边的一大群士兵和诸侯,但因为他浑身上下所散发出的气势,让他鹤立鸡群。但让卡米尔所惊艳的其实是他的眼睛,象征着他有着高贵的王室血统的紫罗兰一般的眼睛,宛若星空一般,但是卡米尔却敏感的感受到了在他那所谓的搞笑片的表面下,隐藏的是属于猎人的冷酷。和独属于他的潇洒与放荡不羁。嘴角勾起的笑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或许是卡米尔的眼神太过的显眼,卡米尔感觉雷狮似乎看了他一眼。
『是错觉吧,他怎么可能看向这边』
  当宴会终于开始进行时,卡米尔终于能够离开了。
  “皇宫没人了么,怎么会要一个小孩来做杂工?”宴席上的雷狮问着旁边的奴仆。而这名奴仆是从最下层一步步被提拔上来的,正巧知道卡米尔的事。而在雷狮回来之前,打扫宴会厅的所有人中所谓的孩子也只有卡米尔一个。“回三皇子殿下,他是个私生子。王因为某些原因将他接到皇宫里,而今快要到过年时分,大部分的奴仆都回家休息了,只剩下小部分。今天因为您要回来,所以打扫宴会厅的人少不够,他应该就被叫过来帮忙了。”
  “私生子么,有趣。”雷狮被勾起了兴致,眼神中有着浓浓的玩味。表演的人以为这位三皇子殿下是对他们的表演感到满意,表演的也愈发卖力。却只有刚刚回答雷狮的那位奴仆才明白,雷狮被卡米尔勾起了好奇。也不知道这位三皇子殿下会怎么对待卡米尔这个私生子。